Day 34

早上一位學長分享一位百齢老人的故事,這位老人在105歲時也去經歷我去上的那堂課,之後在圓桌學長的陪伴下渡過餘生,這讓我看到了大同世界的可能性。

身邊很多好姐妹,有的也是離了婚,有的是喪夫,也有的還是單身,我們曾經説以後老了,可能大家住近一點,可以彼此照顧,不過,老實說,大家年紀相當,是否可以真的如此,很難説。

媽媽之前照顧失智的父親將近七年,這七年真的很辛苦,今年二月父親走了,媽媽和也已喪夫數年的小阿姨兩人常常作伴。小阿姨雖然比媽媽小七歲,但體力沒媽媽好,而且有柏金森症,很難想像未來媽媽,如果沒有兒女在身邊,如何和小阿姨彼此照顧。

我和我的這些好姐妹,或許二,三十年後也會面臨這樣的情形。

如果我們真的可以開始去實踐大同世界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,我會很放心的離開這世界,因為知道我的親人和好姐妹們還會有一群有這樣情懷的人陪伴他們。

或許在我們離開這世界之前,不一定能目睹這理想的實現,但如果已經有一群人在做這樣的事,我們也一起去做,我們的孩子或子孫或許有機會去見証這理想的實現啊!

為了我們想要的環境,我們一起努力,好嗎?